《瓦尔登湖》150年 简单生活的圣经

就在1845年7月4日,美国独立69周年这一天,28岁的亨利·大卫·梭罗离开喧嚣的城市,搬进了离波士顿不远的瓦尔登湖湖畔的一片森林中。在这个森林中,他亲手盖起了一栋小木屋,并向世人宣告了他个人生活与精神生活的“独立”。他的小木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套被褥,有几件简单的炊具和几件换洗的衣服。他要进行一次回归自然的实验。

将近10年后,梭罗在瓦尔登湖边的经历和体验变成了他的不朽经典《瓦尔登湖》。梭罗以其个人的独立精神,对自由的追寻和对现代工业文明与商业社会的批判,启发了后世无数的人。梭罗身体力行地亲近自然,探索自然,使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瓦尔登湖》的意义,也许在150年后工业文明崇拜偏执的今天,将变得更加重要简单生活的圣经

在它出版后的一个半世纪之后,《瓦尔登湖》已成为一个回归自然、动物保护主义者、反商业化和非暴力不合作者的图腾。而梭罗,如此大胆的断言者,如此完美的一个脾气暴躁的隐士,使得这本书像圣经一样受到尊敬。作为在19世纪中期大量出现的美国文学经典中的一本,《瓦尔登湖》已经为美国式的理想主义贡献了它能做的一切。文明的野蛮

如果梭罗的精神在一个世纪之后的美国人中引起回应的话,那就是在五六十年代的垮掉派和嬉皮士这样的群体之中。垮掉派的重要成员,诗人加里·施奈德,做过伐木工、护林员、海员,还去日本的禅院里潜心修习多年。他身体力行地实践着向自然的回归,是当代环保运动的积极代言人。他们的《瓦尔登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