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大咖教你如何成为科幻作家

近年来,我国科幻大潮风起云涌、科幻产业蓬勃发展。9月28日下午,2021中国科幻大会“科幻大咖主题演讲”活动在北京石景山首钢园举行。

来自国内外的科幻大咖线上线下共聚,从不同话题出发,带领科幻迷一同探讨科幻小说创作的体会和经验,感知、探索科幻的神奇与奥妙。

凯文安德森是美国著名畅销科幻小说家,作品被翻译成逾30种语言文字出版,全球销量超过2300万册,代表作包括《沙丘》《星球大战》《X档案》系列等。他还曾担任华纳投资的科幻片《沙丘》故事创意指导。

谈到自己是如何成为一名科幻作家时,凯文安德森表示,他出生在一个小镇上,小时候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在自己的想象中探险,为此积累了大量灵感与素材。

“成为一名作家是非常难的,只有不断阅读、研究他人的文章、了解他人的想法,才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凯文安德森说。

北京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星河近年来参加了许多科幻征文、大赛等活动,并多次担任评委。让他感到担忧的是,目前我国青年科幻作家的成长环境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如果一位年轻人对科幻充满热情,已经到了不满足于阅读和欣赏各类科幻作品,而是身体力行地进行科幻创作,并在各种赛事中获奖。那他是否已成为一个成熟的科幻作家了?”星河的观点是,“这样的作者距离成熟的科幻作家仍有一些差距。”

如何帮助年轻科幻作家走向成熟呢?“要营造良好的环境,提供有效的平台,创造更好的机会;要促进人才培养方式的改变;作者自身修养也要努力提高;社会要营造公平与公正的环境。”星河建议。

弗朗西斯科沃尔索是意大利著名科幻作家、编辑、独立出版人,曾三次获得意大利科幻文学最高奖“乌拉尼亚奖”。他翻译过中国科幻小说选集《星云》和《汉字文化圈》,推动中国科幻小说家如刘慈欣、韩松等进入意大利读者视野。

“想象力是科幻创作的基石。”弗朗西斯科沃尔索表示,年轻一代的生活与科技紧密相连,科技在他们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只要放飞自己的想象力,未来一定会开花结果。

大卫布林是美国著名科幻作家、空间科学博士、物理学家。其长篇小说《星潮汹涌》《邮差》《提升之战》及短篇小说《水晶天》均获“雨果奖”。

在大卫布林看来,科幻本质上是质疑一些假设和人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祖先许多认识是错误的,在科幻小说中,或许我们可以探讨这些错误,并创造更美好世界。”

“我们必须探索未来。”大卫布林说,“在科幻小说中,我们谈论的是更好的未来,在科幻小说中,可以培养更好的一代人。”

美国少儿科幻作家丽贝卡莫斯塔与丈夫凯文安德森一起,写了40多本科幻小说。“科幻小说要进行多层次写作。”对于科幻小说的写作技巧,丽贝卡莫斯塔传授了自己的经验。

“你不能只知道怎么写句子,而是要有情节、节奏、角色、背景、观点等。”丽贝卡莫斯塔说。例如,情节是为了营造出一种结果,不能只是让小说里的人物坐下来对话,通常这样的书不会很有趣;故事节奏要有变化,或快或慢,或紧张或平缓,要用节奏吸引读者的注意力。

同时,科幻小说也强调背景的创设。“小说的背景源于生活世界,但又要大胆创设,这是非常重要的。”丽贝卡莫斯塔说,“就像地质世界中的地层,表面看着没什么新奇,但拨开它则有丰富的内容;冰山在水面上只是小小一座,但海水底下潜藏着更大的冰山。”

美国科幻作家、《变形金刚》作者之一罗素戴维斯创作的科幻小说《变形金刚》,是在他人作品基础上的续写。“作为一名作家,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是:在许多不是我创造的背景下创作,是一种什么体验?”

“续写更多地是就已有的角色关系展开,而不是全新创作。既要将原有的故事进行更多灵活而丰富的描述与补充,还要满足原著作者的期待。”这也是罗素戴维斯写作中的最大挑战,“粉丝对原著已经形成了认同,但我在续写时,不得不杀死原著中的一大堆角色,或者添加一个反派角色。”

“100年前的小说就在描绘遥远的未来,畅想100年后可能会出现的生活。而现在,我们已经生活在这样的未来中了。”当代俄罗斯幻想文学大师谢尔盖卢基扬年科说。

谢尔盖卢基扬年科认为,科幻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是具有指向意义的。“就像从前,科幻小说描述了月球、火星的情景。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一定会看到人类出现在火星上,以及各种令人惊喜的突破性太空旅行。”

谢尔盖卢基扬年科创作的小说涵盖了众多科幻主题,对人类未来世界的发展做出了一些准确预测。例如《基因谱》所展现的未来世界里,人类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体,给自己打造全新的外表,以匹配各种不同的职业需求;或给自己培育新的器官,以适应各种不同世界的生存环境。

“科幻应当帮助那些建设未来的科学家和大众,应当对发展道路上可能出现的错误、复杂性和危险性作出预测,应当成为人类的保护者,不让谬误和偶然性阻碍人类社会的发展。” 谢尔盖卢基扬年科说。

“科学幻想文学究竟是谁在幻想?”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汪海认为,是文学借助科学在幻想,而不是科学本身在幻想。

汪海表示,科幻文学首先是一种文学,只是它有意走出文学自身,学习、借鉴、模仿甚至戏谑科学话语,创造了与科学的复杂对话关系,也重新连接了真理与意义两种话语之间被割裂的联系,成为一种包罗万象的文学,这是对浪漫主义先驱主张的拓展。

但汪海也强调,科幻创作要注意“创新与陈腐”之间的问题。“如果科幻创作仅仅停留在利用科学奇观的层面,科学幻想就会沦为掩盖陈腐观念的伪装。类型文学的定位也会成为科幻小说先天的不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

污水处理中的商业化应用——用于制备去除水中污染物的混合基质膜的新兴材料 MDPI Membranes

对话期刊客座编辑刘中秋副教授——Metals东北大学拜访记第三期 MDPI 人物专访

对话Metals 期刊客座编辑: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杨文超副教授 MDPI 人物专访

Sustainable Chemistry 低温下采用铂促进的位于介孔松木基活性炭上的碳化钨纳米结构催化氧化甲醛方法

对话Electronics 期刊编委浙江大学量子学领域游建强教授 MDPI 人物专访

热烈欢迎北京大学胡又凡教授担任Sensors期刊Electronic Sensors Section主编 MDPI 期刊推广

清洁能源转化:双金属镍基CO2甲烷化催化剂 MDPI Nanomaterials 封面文章荐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