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半个月前,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寄送,随着录取通知书一起寄出的,还有校长邱勇致新生的一封信以及为新生专备的一份特殊礼物——美国作家梭罗的非虚构经典《瓦尔登湖》。

许多人对此感到纳闷,纷纷发问:邱勇校长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瓦尔登湖》?其实,邱勇在他的信中已经说得很明白,梭罗在向读者展现瓦尔登湖自然美景的同时,也展示了一种物质上简朴至极、精神上丰盈充实的生活状态。邱勇希望进入清华园的学子,能够在阅读中体会到作者深入思考与重塑自我的心路历程,并且感受到宁静的巨大力量,寻找到自己心中的瓦尔登湖。

而去年,邱勇首次赠送给新生的入学出版物,则是中国当代作家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一部是有着明显“出世”倾向的所谓怪人之作,一部是用生命写就的令人血脉贲张的人生大书,这二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以我的理解,邱勇校长对其所荐的读物,恰恰是费尽了思量的,可谓用心良苦。实质上,每一个生活在当今这个时代的人,都面临着艰难的抉择。要物欲的陷阱还是要洁净的心灵之地?要狂躁的沉沦还是要精神的超越?要喧哗与骚动还是要沉思与境界?……或许邱勇校长早已清醒地意识和洞察到了这一点,裹挟在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中向前奔流,安静下来说一说是容易的,做起来却需要足够的定力,而这种定力的源泉之一,便是阅读。当然这种阅读绝非是庸常的阅读,它仍需要选择,选择那些更加靠近我们内心的营养,选择那些能够培植我们独立精神的甘霖雨露,进而规避在滚滚红尘中迷失乃至随风飘落。

说到这儿,我更加感兴趣的,是一位以工科为主的大学校长,为何能将文学阅读当作学生入学前的首课?你可以给出一百个答案或理由,然而我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现今所流行的,是“我们不读小说了”,不仅许多原本把文学阅读当作一种生活方式的读者是这样,就连作家和文学刊物的编辑亦是如此,好像所有的人都陷入了阅读的浮躁和迷茫状态。那么,就文学本身而言,症结究竟出在哪里了呢?好像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中曾说过,“发现唯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乃是小说唯一存在的理由。”

大概是前年,一位叫黄孝阳的文学期刊编辑也曾著文,陈述了中国当代小说创作的种种短板,诸如:小说家的视野与思想匮乏,无法对巨变的时代给出一个丰富、深刻的解读;许多小说家有路径依赖,一望即知,毫无新意;过于追求叙事的魅力,不愿意吸收当下各学科成果的营养,除了情感就是伦理,无法提供更多的新知识;小说文本的主题与结构千篇一律,尤其是语言。而这篇文章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的这段话,“时代变了,不管你是否纠结,整个人类社会的形态都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基于二元论所建立起的传统文学原则,善与恶、丑与美、肤浅与深刻、高贵与卑贱、无聊与有趣,这些‘非此即彼’的词语能够承载得起这个已经逐渐溢出‘传统’的现实吗?”

所以,再回到邱勇校长这个话题上,你是否觉得邱勇的某些观点,不仅对学生有益,对创作者静心苦思也是有意义的?(周凡恺)

关键词:瓦尔登湖;邱勇;平凡的世界;小说的艺术;中国当代小说;小说家;小说文本;请大家安静下来;文学阅读;录取通知书

7月,各大高校相继进入发放录取通知书的环节,每年发放录取通知书,都有不少学校动点“小心思”,于细节里露真情、表理念,今年也不例外。近日,湖北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周华瑞收到了清华大学寄出的首封录取通知书,但让他意外的是,随录取通知书一起收到的,还有《瓦尔登湖》这本书。

7月,各大高校相继进入发放录取通知书的环节,每年发放录取通知书,都有不少学校动点“小心思”,于细节里露真情、表理念,今年也不例外。近日,湖北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周华瑞收到了清华大学寄出的首封录取通知书,但让他意外的是,随录取通知书一起收到的,还有《瓦尔登湖》这本书。

摘要清华大学2016年新生录取通知书开始寄送,来自郑州一中的生物竞赛保送生葛霄飞正在北京参加集训,她成为河南省收到首封清华录取通知书的“幸运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